子木十

欧美圈本命
杂食且自带北极圈体质
电竞圈墙头
随心情激情摸鱼型选手
关取随意
谢谢你进来看我

我疯了……
毒液是什么绝世大可爱??
毒埃是什么神仙好磕cp??!

"What changes your mind?"
"You. Eddie."

还有那个吻
那句“You are mine.”

啊我死了_(´ཀ`」 ∠)__
搞文的手蠢蠢欲动

花老师超帅!超温柔!哈哈哈哈人生圆满

鸡血创作
就想搞一搞妈妈咪呀里湿身的科林叔
【我真是fo了老福特的敏感词了

啊啊啊我要实名吹爆《妈妈咪呀2》!
我爱歌舞片!歌舞片让我快乐!看完整个人心情都好起来了~
没有在灰姑娘里get到莉莉詹姆斯的颜,这部里被圈的死死的。要是能有幸与这样一个美好阳光,独立强大的女性共度一段时光,一定会在余生里念念不忘呀。
另外这部里的科林叔简直萌得我肝颤~真的没有人考虑搞一下白衬衫湿身诱惑的叔嘛!!
没……没有人我就搞了!【理直气壮

是男人就打直拳(一发完)

【标题】是男人就打直拳
【配对】忽幻忽无差
【注释】 @刺槐 姬友点的梗:想看他们第一次见面忽悠撩人不成反被撩。爆炸卡文。拖了一个月搞出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私设如山。勿上升正主。
【梗概】爱TA就带TA去吃黄焖鸡(滑稽)

忽悠拖着行李走出车站。

夏季傍晚的青岛褪去白天厚重炎热的外衣。丝丝凉风拂过脸颊,像睡饱后迷糊醒来呼噜着舒展身体的猫咪,柔顺细软的绒毛蹭上行人外露的肌肤,慵懒而惬意。

五个小时的车程说长不长,说短却也足够让忽悠的手机在游戏和视频的折磨下宣布罢工。

飞红的电量就像极限的残血条一样刺激。忽悠只来得及敲下“我到了,手机没电,来找我!看发色……”,按下绿色按钮的瞬间手机就彻底黑了屏。

看造化吧。忽悠心大地想着,难道某人还敢鸽了我不成?

这是忽悠和某幻君的第一次面基。

在无数次高调地相互出现在对方的直播间里,甜蜜双排以后;无数次在微博上暗戳戳地互动,怕被人发现,又恨不得昭告天下以后;无数次私下聊天,在关系更进一步边缘疯狂试探,深夜里对着手机傻笑以后……忽悠终于忍不住在某幻又一次“看似随意”地说出:“你什么时候来青岛请你喝散啤”时秒回了“好”,转头就买好了第二天的车票。

见网友大概就像刮彩票,要抱着一股子豪赌的心情。隔着屏幕的风趣幽默见了面可能腼腆寡言得半天抖不出一句话来;耳机里低沉撩人的嗓音勾勒出脑海里棱角分明的侧脸,见了面可能是一个幻灭不修边幅的中年大叔……但不知怎么 ,忽悠就是有莫名的信心某幻不会让他失望。也许是早就接受了、陷进了这个人该死的人格魅力里吧,长相也就变得不重要了。当然对于自己,大忽悠可是从来没怀疑过自己的颜值。

人流涌出车站出口。忽悠撇撇嘴看着一对对开心地相拥的小情侣,拉着箱子自觉避开出口,移动到僻静角落处的柱子处。

柱子边靠着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男人正低头看着手机。黑色的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却仍依稀可见侧颜利落的线条。

嗯,目测没我高。忽悠暗戳戳地想着。不过身材嘛,咳,也就略微比我好那么一点点吧。忽悠表情冷静地按下心底疯狂叫嚣着“你脸真大”的小人,自来熟的本性让接下来的话脱口而出。反正无聊嘛。

“兄弟等人啊?”

黑衣小哥闻言抬起头。不知道是不是忽悠的错觉,他的视线在忽悠刚染的紫毛上滞留了一瞬,迟疑着点了点头。

他的眼睛比忽悠想象的好看了太多。略细长的眼形丝毫不显得女气,却在眯起时平平生出一股风情。小巧的泪痣端端正正地落在眼角,一缕夕阳的余晖在那一瞬跳脱影的束缚斜斜落入眼中,幽黑的瞳仁漩涡似的几乎要将人魂魄都吸进去。

忽悠呆愣了一瞬,心脏突然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像胸口揣了一只甲亢的兔子,跳动的绒毛瘙痒着内心,连带着耳尖也变得通红。靠。明明还带着口罩,但这个人长得也太对我胃口了叭。

罪魁祸首的眼睛像是看穿了眼前一切内心戏般闪着戏谑的光,继而弯起一个更好看的弧度。继耳朵之后,眼看脸也要爆红阵亡的忽悠猛然回过神来,一阵疯狂咳嗽欲盖弥彰。

“咳咳,小哥哥本地人吗?你们这喝啤酒是不是都用塑料袋接啊,直接从水龙头里倒出来的那种。听起来好厉害的。”

刚刚还是兄弟,突然就变成了小哥哥的那人被这仿佛从天上飞来的问题砸得不出意外地一愣,然后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低低地笑声里含糊地憋出一个“嗯”。

苍了个天,为什么这个人声音也这么好听?!

“小哥哥有女朋友吗?”

这句说了太多遍的话仿佛成精了似的带着自我意志从嘴边溜出。反应过来的忽某人只想狠狠的抽自己一嘴巴子。这是在干啥呢?下一个问题是不是要问“搞不搞基?”天,看在冰阔乐之神的份上他们才刚刚认识。这是现实!不是隔着网线不负责任的胡吹聊天!清醒一点啊忽悠!

对方仿佛也被这莫名的直拳给整晕了,从眼睛到眼角的泪痣都散发出真心实意的震惊与懵逼。沉默。周围空气一下变成了某种神秘而有实体的东西,沉沉地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正当忽悠的大脑绝望而疯狂地转动时,对面的人突然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又迟疑着摇了摇头。

嗯?这是什么操作??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这下轮到忽悠懵逼了。噢,知道了,应该是说有喜欢的女孩子,但还差一步没正式成为女朋友吧~我可真是个小机灵。一定是这样,难道还能是有男朋友不成?

“啊是还没变成女朋友吗?哇那你可真是碰对人了兄dei,我忽某情感大师的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

呃啊啊啊啊!Stop that!此话一出,忽悠只想再抽自己一嘴巴子。这又是什么话?情感大师?难道你还要给人家支招追女生不成?哇说得跟你很懂一样……明明自己都没有。女朋友是什么?能吃吗?

可对面的小哥却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眼神玩味的看着忽悠,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这就很尴尬了。眼看着又要冷场,忽·平生最怕冷场怪·悠心一横,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情不管不顾地开了口。随便说点什么,什么都行,只要别再冷场了吧,简直难受的一批。

“咳嗯,我跟你讲追女孩子,最重要的是什么?不走寻常路!是特别!脱颖而出让人家记住你。烛光晚餐,牛排红酒早就过时了好吧,你要请女孩子吃什么?豪华黄焖鸡套餐加冰阔乐!两个人都端着架子吃饭有什么意思?要整就整有生活情趣~接地气的。记住,最大的浪漫往往藏在生活的柴米油盐里。带她撸最香的串,喝最纯的啤,半夜看最开阔的海,双排吃最舒服的鸡。不要扭扭捏捏客客气气,是男人就打直拳。大大方方叫她宝贝……”

眼前突然放大的俊脸打断了忽悠自己竟然觉得越说越有道理的激情演讲。忽悠睁大眼睛正对上那双近距离看更加深邃勾人的双眼。

仿佛一头扎进一汪深不见底的池水,又像脱离引力置身于万千星河之间。隔着耳机听了一万遍却仍不住每次都心脏狂跳的低沉嗓音毫无阻隔地从耳朵撞进心里:

“宝贝,欢迎来到青岛,带你去吃黄焖鸡~?”

Fin.

哈哈哈哈哈恭喜OMG!中国队牛批!
第一次正儿八经地看PUBG直播吖,有一种见证历史的感觉😂
(截屏太丑啦~不过纪念配个图而已

电竞男孩不需要女朋友(一发完)

【标题】电竞男孩不需要女朋友
【配对】忽幻无差
【说明】幻忽幻女孩激情上线
               部分梗来自7月7日比赛直播  私设如山 
               他们不属于我(小声bb:属于彼此 
              勿上升正主!勿上升正主!勿上升正主!
              
【梗概】这样的亲近是毫无道理的。却好像又是理所当然的。

ᨐᨐᨐᨐᨐᨐᨐᨐᨐ

上海简直湿得一匹。

这是忽悠在摸到酒店湿润的枕头时的第一个想法。

神他妈主办方居然订了大床房。居然……还有点期待?

这是忽悠在看见某幻翻着白眼走进来时嘴角不自觉上翘,笑得眯起眼睛的第二个想法。

不愧是炫迈冠名的比赛……久到离谱。

这是忽悠在连打五个小时、饿得可以吃下一头牛,服务器却像患了经期综合症一样老是崩溃,迟迟结束不了最后一把时的不知道第几个想法。

他无聊地侧头看向身旁(今早在自己威逼利诱下)穿着“情侣色”黑衣的某幻。专注的眼神正对着镜头,那人棱角分明的侧脸在灯光下呈现出一种让人安心的柔和。低缓沉静的声线像刚刚润过音的大提琴,让人想起黑夜中无声流淌的溪河,拐着弯儿钻进心底,撩得人痒痒的,想挠,却又抓不住心动的轨迹。从他的角度虽然看不见那人眼角的泪痣,但他就是闭着眼也能想象出那小小的一粒是怎样随着主人的笑容可爱地皱起。

他忽然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三年前抱着忐忑和游戏的心情在B站投下第一个视频的忽悠或许从来没想过今天。

成为全职签约游戏主播、坐拥百万粉丝、明明拥有骚的一匹的技术却每天致力于在直播时愉快地撩汉……人生就像激流勇进,不知道在哪个拐弯之后便会遇上急流,稀里糊涂的被裹挟着向前,冲进此前不曾幻想过的风景。当然,更重要的,是认识了这个男人。

屏幕上的人生或多或少与现实有着位移。认识的人越多,也就越杂。名气越大,粉丝越多,却越不知道这细丝的电流到底承载得起几分真心。节目里为了效果拼命撩的汉,即使直播时肆无忌惮地满口骚话,下了播亦不过是萍水相逢一晚的陌生人。

所以即使是大忽悠在几番教训后也学会了小心翼翼收起自己的心。嘴上忽悠来的后宫三千,真正称得上朋友的却不过寥寥数人。

可身旁这个男人啊,仿佛就是拥有什么魔力。轻而易举地打破忽悠怪用嘴炮筑起的外甲,漫不经心地走进那柔软毫不设防心底。

如果说为了直播效果硬撩的汉是忽悠情商智商反应力超高的究极体现,那么和某幻君直播和互动时脱口而出的骚话就只是下意识的自然反应。就是想看平时不苟言笑、攻爆了的冷酷某幻君对着自己不经意的撒娇;就是想听他被逗笑时低低的笑声,那一声声接不下去时脱口而出的带着山东味儿的“哎哟”;就是想炫耀给所有人看即使带着无奈和不赞同的眼神,这个男人依旧会满足自己无厘头的要求,纵容自己突发奇想的游戏。

这样的亲近是毫无道理的。却好像又是理所当然的。

他们的相处像空气一样自然,又好像泡进温吞的热水,暖暖的,舒服得让人不肯离去。

可惜两人平时都忙,私底下见的机会少之又少。不过幸好因为工作的原因常常参加同一活动,就像现在,甚至能在桌下脚贴脚地单独(什么?后面还有一个小哥?不存在的)坐在同一个小隔间里,一探身就能靠在某幻君的肩膀上,带滑轮的椅子也总是自发地滑在一起。【你确定?】

所以忽悠对此很满意。

“我是一个心态怪。心态稳得一匹。”忽悠大声的向镜头宣布。吃不吃鸡重要吗?第几名重要吗?辣鸡主办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重要吗?这个网是不是废物重要吗?

都不如和身边的某幻君玩♂耍♀重要!

“幻幻我们来发情侣偷拍照嘛~”

“幻,我好饿。我们等下去喝酒好不~ʘᴗʘ”

“偷袭你的胸肌啊哈哈哈哈哈。”

“以后再也不跟你玩儿了哼╭(╯^╰)╮。哎你别摸我,你这人怎么gay里gay气的。”【是谁……

“来,吃颗糖宝贝。”(反手塞进自己嘴里)

……

后来发生的一切即使是最狗血的编剧怕也想不出这样的情节。被安排时忽悠其实内心并没有很大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相较于自己会被举报成怎样,让他更难受愤怒的竟然是这件事让身旁一向冷静的某幻憋屈,生气到心态爆炸。什么辣鸡竟然把我男人气成这样?

再然后发生的事就更让人哭笑不得了。第四局人气清零,前三局总分一二毫无悬念地落在忽悠和某幻头上。情节翻页太快,一时间除了“天降正义”竟找不到别的词表达大起大落的心情。

后来上台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忽悠一点印象也没有。记忆里只剩下某幻君鲜少因情绪波动而笑得亮晶晶的眼睛,和拼命下压却仍疯狂上扬的嘴角。心情莫名舒畅。啊这个人眼角的泪痣真他娘的好看!

回过神来四个组团出道的B站“同僚”就已经坐在街边的烧烤店里,对着满桌的食物举起酒杯:“bilibili干杯🍻!”

路灯下的树影被拉长,晃晃悠悠的洒落在脚底桌上。凌晨的上海流光溢彩,不眠的灯火削弱了夜的冷酷,身旁流动的黑夜也变得温柔暧昧,缠绵悱恻。

一箱啤酒下肚,四人都有些微醺。忽悠更是借着酒劲整个人几乎黏在了某幻身上,一只手不安分地乱摸,嘴里哇哇的乱叫“叛徒!居然先拥有了腹肌你个狗贼。”桌上话题也渐渐从天南海北的胡侃、对主办方的吐槽深入更私人的领域。

“说真的,你们有找女朋友的想法吗?我妈天天在我耳边念叨我也是没辙了。”痒局长苦着脸抱着酒瓶抱怨着。

“暂时……没吧,真是没这个时间和精力。”某幻一边眼疾手快地环住即将从椅子上摔落的忽悠一边顺口回答道。

“嗝~电竞男孩不需要女朋友!”忽悠睁着朦胧的双眼,举起酒瓶用莫名自豪的语气大声插话。一个小小的酒嗝从虎牙间溜出。

三人闻言都忍俊不禁,刚想笑出声,却被接下来的一句话哽得说不出话来。

软软的头发撒娇似的在颈窝处蹭蹭,小小的奶声软糯得一塌糊涂,却又偏偏像装醉般吐词清楚。温热的吐息洒在敏感的耳侧,让某幻本能地僵直起身体:

“那么男朋友考虑一下~?”

Fin.

ᨐᨐᨐᨐᨐᨐᨐᨐ

【小彩蛋】

“幻幻我们要去德国蜜♂月♀惹!开心吗!!”

冷酷无情某幻君扔出一份40页+的文档:“自己答应的代购别想着我会帮忙。”

Σ(っ °Д °;)っ!!

耶!恭喜破站四子C位出道~
破站牛批!
#官方发糖最为致命#

为什么不双打(高中生AU)

【标题】为什么不双打(高中生AU)
【配对】Dean/Sam无差
【原作】Supernatural
【类型】M/M
【说明】第一篇腿肉 难吃 很难吃 瞎几把写 满足作者对于一对真·双胞胎兄弟不打双打这件事的执念_(:з」∠)_
Sam 和Dean都是高三,不同班。有几个月年龄差。
【梗概】看你们打球是一种享受。为什么不双打呢?

答应那场球就他妈是个错误。

被Sam压在更衣室柜子上的Dean翻着白眼艰难地想。

他们不双打。不是因为配合不好。笑话,Sam的手微微一动Dean就知道他的下一个步子迈向哪边,十八年的“老母鸡式”照顾相处可他妈不是白过的。他太了解他。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不双打。

他知道Sammy喜欢他。不是那种兄弟式的,勾肩搭背,喝醉后大笑着捶着对方肩膀对着走过的辣妹吹口哨的那种。而是那种喝醉后在舞会上死死盯着他,眼里跳动着一团火,就差把“我想操你”写在脸上的那种。

更糟的是,他发现他并不讨厌这个。他甚至想象过Sam的手划过他的脸,柔软饱满的唇被拉扯出色情的弧度,湿润透亮的绿眼睛为他蒙上情欲的雾。里面全是他。

可是该死的,他们是兄弟。Sammy girl像个青春期的小子一样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他作为大的那个不能也由着他因一时的冲动把自己的未来往坑里拽。他值得更好的、漂亮小巧、甜蜜柔软的姑娘,而不是一个用拳头解决问题的糙汉子。

所以自从两年前发现这一点以来,他就避开了一切能有亲密接触的双人活动,包括双打。倒不是说羽毛球双打本身是个什么肉体纠缠活动,只是当有一个被汗水打湿的衣服紧贴着肌肉曲线,脸色因运动而发红,浑身上下散发着荷尔蒙的Sam在眼前晃来晃去时,那真的是很难集中注意力到那该死的小白球上。

所以他们不双打。这好像是个什么不成文的约定。不过去他的,即使分开,他们也永远霸占着校园单打榜的前两位不是吗。

但就在昨天,Dean收到了一张纸条。淡蓝色的、干净、带有淡淡香味的纸条。上面是娟秀工整的字:看你们打球是一种享受。可是为什么不双打呢?真希望能在毕业前看一次你们兄弟的双打呀。——楼上的小迷妹

认真吗?小迷妹?Dean还没来得及细想,就看到斜前方的Sam同样一脸复杂的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蓝色的纸条。操。
果然,下一秒,Dean就对上了Sam戏谑中带着期望的狗狗眼。

楼上。是那个叫什么的班级来着,Jessica。Dean艰难的从脑子里搜索出这么一个名字,附带的还有两三幕长发姑娘红着脸在树下截住刚打完球的Sam递上饮料的回忆。哈,毕业之前的表白?只是这他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不过谁让他是个帮弟弟把妹的好哥哥呢,满足一下人姑娘的愿望,再趁热打个铁,这事儿不就成了。Dean满意的想着,鬼使神差的点了头。

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幕。

更衣室的柜子可真他妈硬。Dean又翻了个白眼,努力拉开两人的距离。未果。好极了,他现在甚至都能从Sam喷在他旁的热气里闻出肾上腺激素的味道(如果这玩意儿他妈的有味道的话)。

“嘿,Sammy,听着,我理解你有点激动,毕竟我们一出手就把那两个所谓的‘双打王子’打了个光头*。说真的,谁知道他们这么不禁打。咳,总之,我的意思是把人压在柜子上可不是什么好的庆祝方法,你他妈快压得我不能呼吸了。”又是一个白眼。现在Dean开始觉得眼睛有点痛了。

“从刚才起我就想这么干了。你知道你在我眼前乱晃的屁股有多让人分心吗。”Sam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伴着一条湿漉漉的东西舔过耳廓。

操。这小子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声的。Dean浑身一个激灵,丝丝细小的电流从耳朵流向全身,麻酥酥的,像猫爪尖上的绒毛挠得人心痒,想推开,又不住渴望更多。

“哈哈,真好笑。一样的话送给你,jerk。”dean干巴巴的笑了两声,绝望地想压下心头的躁动。

下一刻,那条湿漉漉的东西贴上了他的唇。

Dean的大脑有那么一秒的当机。

上帝啊。这可是Sammy。

是那个他看着长大,从一坨软乎乎的肉团长成高大挺拔、棱角分明的少年的Sammy;是那个从傻傻地跟在他后面,一口一个糯糯的“哥哥”变成在他每次作死的时候皱起眉头,不认同却又无奈的地叫着“Dean”的Sammy;是那个看起来绅士温和,却会在每次有人调侃他们逝去的母亲或是挑衅Dean的时候第一个握起拳头打到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的Sammy;是那个连拒绝女孩子情书都要措半天词,却在喝醉酒后赖在他床上死死抱住他的腿不断的重复“我喜欢你Dean”的Sammy……

他没有办法推开这样的Sammy。

青苹果的香气。还有一丝汽水的味道。Dean在缺氧的间隙迷迷糊糊地想着。去他的,这不是他刚刚在场边喝的吗。这小子老是顺走他的饮料的习惯必须改改了。噢Sammy的嘴唇和他想的一样软。艹,Sammy 刚刚是咬了他吗。

“Sorry bro.”Sam讨好地舔了舔dean唇边的血丝,眼里闪着魇足的光没有一丝抱歉的样子。

“我得说老弟……你的吻技有待提高啊。这样去把妹可不行,那个Jessica……”

“Come on, Dean!”哦现在是sam翻白眼了,“去他的Jessica。我从来喜欢的就不是任何人,一直是你,只有你。你为什么就不相信呢?我喜欢你Dean。不止作为兄弟。”

好吧,毕业前的告白。哈哈。这他妈可没法再装傻了。

Dean看着Sam。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就比自己高了呢?老天,看着这么高个人瞪着一双湿漉漉的狗狗眼,浑身的怨气几乎实体化,头上似乎肉眼可见地耷拉下的两只耳朵的画面不得不说很是滑稽,可滑稽中似乎又有那么一丝…甜蜜?够了Dean,你没救了。你根本没办法自欺欺人地看着你最亲爱的小弟弟真的和别人在一起。用同一双棕绿眼睛里盛满别人的身影,对另一个人露出迷人的酒窝,让另一个人亲昵地叫着Sammy?噢不,绝不可能。

说得对,去他的Jessica。

“Well then , brother.现在让我来教教你真正的吻技。”

Baby brother still have much to learn.*

Fin.

【注】光头:即以2:0战胜对手
             Baby brother still have much to learn.:来自《刺客信条·大革命》中男主哥哥对男主的话

【彩蛋】
Sam:“谢谢你Jessie.”
Jessica:“不客气,你欠我一次。”
Sam:“Dean的女装照怎么样?”
JEessica:“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