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木十

欧美圈本命
杂食且自带北极圈体质
电竞圈墙头
随心情激情摸鱼型选手
关取随意
谢谢你进来看我

电竞男孩不需要女朋友(一发完)

【标题】电竞男孩不需要女朋友
【配对】忽幻无差
【说明】幻忽幻女孩激情上线
               部分梗来自7月7日比赛直播  私设如山 
               他们不属于我(小声bb:属于彼此 
              勿上升正主!勿上升正主!勿上升正主!
              
【梗概】这样的亲近是毫无道理的。却好像又是理所当然的。

ᨐᨐᨐᨐᨐᨐᨐᨐᨐ

上海简直湿得一匹。

这是忽悠在摸到酒店湿润的枕头时的第一个想法。

神他妈主办方居然订了大床房。居然……还有点期待?

这是忽悠在看见某幻翻着白眼走进来时嘴角不自觉上翘,笑得眯起眼睛的第二个想法。

不愧是炫迈冠名的比赛……久到离谱。

这是忽悠在连打五个小时、饿得可以吃下一头牛,服务器却像患了经期综合症一样老是崩溃,迟迟结束不了最后一把时的不知道第几个想法。

他无聊地侧头看向身旁(今早在自己威逼利诱下)穿着“情侣色”黑衣的某幻。专注的眼神正对着镜头,那人棱角分明的侧脸在灯光下呈现出一种让人安心的柔和。低缓沉静的声线像刚刚润过音的大提琴,让人想起黑夜中无声流淌的溪河,拐着弯儿钻进心底,撩得人痒痒的,想挠,却又抓不住心动的轨迹。从他的角度虽然看不见那人眼角的泪痣,但他就是闭着眼也能想象出那小小的一粒是怎样随着主人的笑容可爱地皱起。

他忽然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三年前抱着忐忑和游戏的心情在B站投下第一个视频的忽悠或许从来没想过今天。

成为全职签约游戏主播、坐拥百万粉丝、明明拥有骚的一匹的技术却每天致力于在直播时愉快地撩汉……人生就像激流勇进,不知道在哪个拐弯之后便会遇上急流,稀里糊涂的被裹挟着向前,冲进此前不曾幻想过的风景。当然,更重要的,是认识了这个男人。

屏幕上的人生或多或少与现实有着位移。认识的人越多,也就越杂。名气越大,粉丝越多,却越不知道这细丝的电流到底承载得起几分真心。节目里为了效果拼命撩的汉,即使直播时肆无忌惮地满口骚话,下了播亦不过是萍水相逢一晚的陌生人。

所以即使是大忽悠在几番教训后也学会了小心翼翼收起自己的心。嘴上忽悠来的后宫三千,真正称得上朋友的却不过寥寥数人。

可身旁这个男人啊,仿佛就是拥有什么魔力。轻而易举地打破忽悠怪用嘴炮筑起的外甲,漫不经心地走进那柔软毫不设防心底。

如果说为了直播效果硬撩的汉是忽悠情商智商反应力超高的究极体现,那么和某幻君直播和互动时脱口而出的骚话就只是下意识的自然反应。就是想看平时不苟言笑、攻爆了的冷酷某幻君对着自己不经意的撒娇;就是想听他被逗笑时低低的笑声,那一声声接不下去时脱口而出的带着山东味儿的“哎哟”;就是想炫耀给所有人看即使带着无奈和不赞同的眼神,这个男人依旧会满足自己无厘头的要求,纵容自己突发奇想的游戏。

这样的亲近是毫无道理的。却好像又是理所当然的。

他们的相处像空气一样自然,又好像泡进温吞的热水,暖暖的,舒服得让人不肯离去。

可惜两人平时都忙,私底下见的机会少之又少。不过幸好因为工作的原因常常参加同一活动,就像现在,甚至能在桌下脚贴脚地单独(什么?后面还有一个小哥?不存在的)坐在同一个小隔间里,一探身就能靠在某幻君的肩膀上,带滑轮的椅子也总是自发地滑在一起。【你确定?】

所以忽悠对此很满意。

“我是一个心态怪。心态稳得一匹。”忽悠大声的向镜头宣布。吃不吃鸡重要吗?第几名重要吗?辣鸡主办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重要吗?这个网是不是废物重要吗?

都不如和身边的某幻君玩♂耍♀重要!

“幻幻我们来发情侣偷拍照嘛~”

“幻,我好饿。我们等下去喝酒好不~ʘᴗʘ”

“偷袭你的胸肌啊哈哈哈哈哈。”

“以后再也不跟你玩儿了哼╭(╯^╰)╮。哎你别摸我,你这人怎么gay里gay气的。”【是谁……

“来,吃颗糖宝贝。”(反手塞进自己嘴里)

……

后来发生的一切即使是最狗血的编剧怕也想不出这样的情节。被安排时忽悠其实内心并没有很大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相较于自己会被举报成怎样,让他更难受愤怒的竟然是这件事让身旁一向冷静的某幻憋屈,生气到心态爆炸。什么辣鸡竟然把我男人气成这样?

再然后发生的事就更让人哭笑不得了。第四局人气清零,前三局总分一二毫无悬念地落在忽悠和某幻头上。情节翻页太快,一时间除了“天降正义”竟找不到别的词表达大起大落的心情。

后来上台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忽悠一点印象也没有。记忆里只剩下某幻君鲜少因情绪波动而笑得亮晶晶的眼睛,和拼命下压却仍疯狂上扬的嘴角。心情莫名舒畅。啊这个人眼角的泪痣真他娘的好看!

回过神来四个组团出道的B站“同僚”就已经坐在街边的烧烤店里,对着满桌的食物举起酒杯:“bilibili干杯🍻!”

路灯下的树影被拉长,晃晃悠悠的洒落在脚底桌上。凌晨的上海流光溢彩,不眠的灯火削弱了夜的冷酷,身旁流动的黑夜也变得温柔暧昧,缠绵悱恻。

一箱啤酒下肚,四人都有些微醺。忽悠更是借着酒劲整个人几乎黏在了某幻身上,一只手不安分地乱摸,嘴里哇哇的乱叫“叛徒!居然先拥有了腹肌你个狗贼。”桌上话题也渐渐从天南海北的胡侃、对主办方的吐槽深入更私人的领域。

“说真的,你们有找女朋友的想法吗?我妈天天在我耳边念叨我也是没辙了。”痒局长苦着脸抱着酒瓶抱怨着。

“暂时……没吧,真是没这个时间和精力。”某幻一边眼疾手快地环住即将从椅子上摔落的忽悠一边顺口回答道。

“嗝~电竞男孩不需要女朋友!”忽悠睁着朦胧的双眼,举起酒瓶用莫名自豪的语气大声插话。一个小小的酒嗝从虎牙间溜出。

三人闻言都忍俊不禁,刚想笑出声,却被接下来的一句话哽得说不出话来。

软软的头发撒娇似的在颈窝处蹭蹭,小小的奶声软糯得一塌糊涂,却又偏偏像装醉般吐词清楚。温热的吐息洒在敏感的耳侧,让某幻本能地僵直起身体:

“那么男朋友考虑一下~?”

Fin.

ᨐᨐᨐᨐᨐᨐᨐᨐ

【小彩蛋】

“幻幻我们要去德国蜜♂月♀惹!开心吗!!”

冷酷无情某幻君扔出一份40页+的文档:“自己答应的代购别想着我会帮忙。”

Σ(っ °Д °;)っ!!

评论(31)

热度(256)